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100小說 > 古典架空 > 快穿之夫君很寵我 > 第10章

快穿之夫君很寵我 第10章

作者:沈嘉言陸懷瑜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13 13:34:52 來源:番茄

中秋過後,京城裡多了很多的流民,皇上知道之後派陸懷瑜去查詢,很快得知是蜀州大旱,而且事情早就發生了幾個月,還冇有官員來報朝廷,皇上知道後大發雷霆,當即讓戶部開國庫去賑災。

開始到寒冬的時候,京城卻越來越多流民,東宮書房,“太子,老臣覺得事情不對,朝廷的賑災銀兩都已經大批大批的送到災區去了,怎麼現在京城裡還越來越多流民出現。”太傅站在陸懷瑜麵前說道。

“先生的意思是說,那些地方官員把銀兩都吞了,隻是拿出少數的銀兩去做樣子而已。”

“老臣隻是猜測而已,具體的事實要等到他們打探回來才能確定。”

沈嘉言看著陸懷瑜已經在書房裡呆了很久,“半夏,去端點湯和吃食來,我們去看一下太子,在書房那麼久了,也該吃點東西了。”

“是,奴婢這就去準備。”

沈嘉言帶著半夏就直接往書房的方向去,門口的侍衛看到是沈嘉言直接就開門,李崖說:“太子殿下正在和太傅商量事情,太子說本來說誰都不可以進去,但是太子妃不屬於這個誰裡麵,太子妃請進。”

“半夏,你在外麵守著,我自己一個人拿進去就可以了。”沈嘉言接過半夏手裡的食盒,緩步走進去,在裡麵的陸懷瑜聽到有人進來的聲音,連忙走出去,就看到沈嘉言提著一個大食盒。

頓時心疼了,立刻接過沈嘉言手裡的東西放到桌子上,拉著她的手一直在揉,“那群奴纔是怎麼做事的,讓你提那麼重的東西,孤就把他們統統都打幾棍讓他們長記性,李。”

陸懷瑜剛剛想叫李崖就被沈嘉言阻止,“好了,是我自己要拿的,不關他們的事情,我知道你在跟太傅商量事情,不能讓其他人聽到,所以我就自己進來了。”

在一旁的太傅走過來行禮,“參見太子妃。”

“太傅不用多禮,我看太傅跟太子都已經在書房很久了,就想著你們或許已經餓了,就帶了一些食物過來,先來用膳吧。”

陸懷瑜朝太傅說:“先生,先來用膳吧。”

太傅點點頭,等陸懷瑜和沈嘉言坐下後才坐下來,沈嘉言陪著他們吃了幾口後,就放下筷子筷子陸懷瑜,那直愣愣的眼神把陸懷瑜都看的想把她按到懷裡親。

等他們用完後,沈嘉言就帶著食盒出來,陸懷瑜繼續跟太傅商量事情。

半個月後,陸懷瑜把之前調查的事情秘密告訴皇上,皇上很生氣,下令讓陸懷瑜親自去往蜀州,但是不能聲張,對外也隻說陸懷瑜生病需要休養。

陸懷瑜出發前一晚,自從沈嘉言知道陸懷瑜要離開京城後,就鬨著要跟他一起去,“懷瑜,我要跟你一起去,我不放心你自己一個人。”

正在收拾東西的陸懷瑜想也不想直接拒絕,“不行,言言,這次真的不能帶你,雖然現在對6外麵是說 在休養,但是保不齊有人提前知道風聲,一路危險,我不能帶著你,而且東宮這裡需要你看著,到時候有人來你得在這裡坐鎮。”

陸懷瑜好說歹說,沈嘉言才願意留在皇宮,床上,陸懷瑜抱著沈嘉言,沈嘉言絮絮叨叨的跟陸懷瑜說著注意安全,自己在宮裡等他,要他一定平平安安回來,到時候記得寫信。

陸懷瑜不厭其煩的聽著沈嘉言說著,一直到沈嘉言眼睛都睜不開才停下來,陸懷瑜親了一口沈嘉言,“言言放心,我就是拚命都會回來見你的。”

天還冇有亮,陸懷瑜就被叫起來,等收拾好後,走到床邊看著沈嘉言的臉,低頭親吻,“夫君很快回來的。”

辰時,沈嘉言起來習慣性往旁邊摸,隻摸到一片冰涼,半夏聽到聲音走進來,”太子妃,太子天不亮就走了。“

沈嘉言點點頭,半夏伺候著她梳妝打扮,沈嘉言像平常一樣去給皇後請安後就回來,就一直呆在東宮不曾出去了,果然,跟陸懷瑜說的一樣,還冇有多少天,就來了幾波說來看陸懷瑜的,不過,沈嘉言都拒絕了。

“太子妃,太子有信回來了。”半夏拿著一封信走進來,沈嘉言連忙接過來,“快給我。”

“夫人,我已到蜀中,一切平安,不必掛念,不,夫人還是念一下吧,不管夫人念不念我,夫君都很想夫人,······”

沈嘉言看著信裡陸懷瑜還有心情跟她說笑,就知道現在他們應該是安全的,心裡也放下一點點了,這時候,沈嘉言聽到外麵在吵鬨,”半夏出什麼事情了,出去看一下。“

“你們也敢攔本宮,想造反嗎,本宮不過是想去看一下太子殿下而已,你們這樣是什麼意思。”一身青色宮裝的李妃站在宮門口,侍衛一臉為難的站在那裡,太子妃有令,冇有她同意誰也不能進東宮,可是現在李妃在這裡他們也不敢得罪,現在李妃風頭正盛,誰敢得罪。

“娘娘,太子妃說過冇有她的命令誰也不能進去,你就彆為難奴才了,不然你在這裡等一下,奴纔去幫你通報太子妃。”侍衛小心翼翼的說著。

”娘娘,不然我們等太子妃出來看一下先吧,怎麼說皇上還是挺看重太子妃的,到時候我們隨機應變。“李妃旁邊的侍女貼近她說。

李妃想一下,覺得也對,就讓侍衛去通報沈嘉言,半夏正要走出去看發生什麼事情,就看到一個侍衛進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半夏姑娘,李妃來說想去探望一下太子殿下,請您去稟報一下太子妃。”

“好,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跟太子妃說一下。”

半夏走進去把侍衛說的話一字不差的跟沈嘉言說,“李妃,她好像有個兒子吧。”

“對,是二皇子,比太子殿下大兩歲,大皇子是皇後孃娘生的,但是在七歲的時候就去世了,二皇子是李妃生的,李妃的母族就是戶部尚書,朝中有三分之一的大臣都投奔到二皇子那邊,三皇子就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的舅舅是威遠大將軍,四皇子和三公主都是夏嬪生的。“

”我們出去看一下,懷瑜都走冇有多少天,李妃就迫不及待的來東宮打探訊息,估計是來替二皇子來的吧,一會找一個宮人,去坤寧宮跟母後說。“半夏扶著沈嘉言往門口走去。

“李妃娘娘,你怎麼在這裡啊。”

“太子妃,本宮聽說太子殿下生病了在休養,心裡擔心的不行,就想來看看他怎麼樣了。”李妃裝模作樣的擦一下眼角。

沈嘉言以前在大梁的時候就看多了她們這樣子,根本騙不了她,“李妃娘娘還是回去吧,太子殿下之前就說過不許任何人來探望,皇上也同意了,所以現在東宮不許其他人進去打擾太子殿下的休養。”

“本宮要看過太子殿下才能放心,不然本宮夜不能寐啊,一直都在擔心太子殿下的病情,本宮就看一眼就可以了。”李妃說著就哭了出來,邊哭邊悄悄看著沈嘉言的臉。

“李妃娘娘,本宮也冇有辦法,要是讓你進去了,本宮就是抗旨了,不然李妃娘娘去跟皇上說,皇上同意本宮就放你進去,不過在這之前,李妃還是回去吧。”沈嘉言語氣越來越冷。

“太子妃,今天我就是要進去又怎麼樣,你現在一直阻攔我是不是太子發生什麼事情了,這樣的話我一定要進去,來人,給我衝進去。“

“李妃,你想造反嗎?”皇後的聲音傳來。

坤寧宮內,皇後正在看後宮的賬本,劉嬤嬤上前低語一番,皇後頓時怒氣沖沖,”真的是放肆,要是瑜兒到時候出事我不會放過她的,這個賤人,走,去東宮。“

“參見皇後孃娘。”

“母後。”沈嘉言走到皇後身邊,”言兒冇有事情吧。“沈嘉言搖搖頭,快速把剛剛發生的事情跟皇後都說了一遍。

”言兒你進去照顧瑜兒吧,我一會處理2完這裡的事情就進去看他。“

“是,母後。”沈嘉言回到寢宮,冇多久,皇後也進來了,“言兒你今天做的很好,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你就去找母後。”

“好,今天李妃突然來,不知道她想做什麼,我擔心懷瑜。”沈嘉言失落的說著。

皇後看到安慰了她一下,兩個人說了一會話皇後就回去了,後麵,皇上知道後,李妃就被禁足了,來東宮的人就開始少了起來,沈嘉言就每天都呆在寢宮裡繡衣服,她想趁陸懷瑜不在的時候給他做一套衣服,到時候就等他回來就可以給他應該驚喜了。

十二月初六,今天應該是陸懷瑜的信送回來的時間,沈嘉言一直等到傍晚時分也冇有,半夏看著沈嘉言一整天都在分神,就安慰她,“太子妃,彆擔心,說不定信是因為太子發出的時間遲了一點,說不定明天纔到,你彆著急。”

“你說的對,說不定明天信纔到,我早點休息。”沈嘉言躺到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半夏聽到聲音,“太子妃,你不舒服嗎?”

“冇有,就是有點睡不著,冇事的。”

一個星期後,沈嘉言還是冇有收到陸懷瑜的信,她忍不住了,直接往養心殿去,去的時候,還不忘讓半夏拿著一個食盒,裡麵放著一些糕點裝樣子。

“參見太子妃。”

“麻煩公公進去幫本宮通報一下說本宮有事情想見父皇。”

“好,請太子妃在這裡稍等一下。”

冇多久,沈嘉言就被帶進去,裡麵就皇上一個人在,“參見父皇”

皇上正在看著奏摺,抬頭看了一眼她,“太子妃怎麼來了。”

“兒臣今天來是想知道懷瑜現在怎麼樣,按照平常懷瑜的信早在一個星期前就到了,可是到現在卻什麼訊息都冇有,兒臣心裡慌的很,忍不住來父皇。”沈嘉言擔心的看著皇上。

“這,本來我不想說的,但是,你這樣子,我就跟你說實話吧,其實一個星期之前,太子本來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冇想到他們被人突然襲擊,現在太子不知所蹤,不過朕已經派人去找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不要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不然到時候我們找太子就會增加難度。”

皇上的話剛剛說完,沈嘉言隻覺得自己眼前一片黑,身子也倒了下去,“來人,來人。”半夏趕快走進去,就看到倒在地上的沈嘉言,“太醫,叫太醫。”養心殿一陣兵荒馬亂的。

“太子妃就是氣急攻心而已,再加上這段時間休息不好,臣開點利氣的藥給太子妃讓她服幾天就可以了。”太醫跪在地上回話。

“好,那你下去開藥吧。”皇後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沈嘉言,走出去門口,“皇上,你老實跟我說,是不是瑜兒出事情了,不然言兒怎麼可能會突然暈倒。”

“你彆問了,反正你隻要記住瑜兒現在是在東宮裡麵休養就可以了。”

皇後看著皇上什麼都一樣說,就知道肯定是出事情了,皇上看著皇後的臉色不對,在皇後暈倒之前連忙把太醫叫回來。

“唉,你倆是之前說好的輪流來暈倒的啊,來人,讓太醫看著在這裡,隻要看到太子妃或者是皇後快暈倒就把她紮醒,還有不許把這裡的事情說出去,不然格殺勿論。”皇上歎口氣就回養心殿。

看到沈嘉言醒了後,半夏立刻把太醫叫過來,太醫過來後看了一下,確定冇有事情就退下去了,“太子妃,你今天嚇死我了,我在外麵忽然聽到皇上叫人,進去就看到你暈倒在地上,而且不僅是你,連皇後剛剛也暈倒了,現在還躺在偏殿那樣醒呢。”

沈嘉言想起在養心殿的事情,“我要去找懷瑜,他出事情了,我要去找他。”

“公主,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現在如果你走了,全部的人都會知道太子出事情的,到時候太子更危險,現在冇有訊息就是好訊息,總好過有不好的訊息傳回來吧。”

沈嘉言被半夏的話驚醒了過來,是啊,如果她出去不就證明太子不在宮裡,到時候外麵的人都會去找他,到時候他更危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