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100小說 > 古典架空 > 三千世界:泯 > 第10章

三千世界:泯 第10章

作者:卓風魯梓蘇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5 03:13:42 來源:番茄

接風宴,席翽安排得十分盛大,他召集了很多朝中的適齡女子,恨不得將整個宴會裝滿,甚至還親自清點了名單,讓那些家中女兒容貌姣好卻又不想與胡烈聯姻想要藏起來的全部都不得不出席,他要把握住每一個機會。

當然,席翽冇讓朝暉公主出席,出席的未婚女子代表了可以與胡烈聯姻,朝暉公主自然是不符合這個條件的。

不過很明顯,阿利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朝暉公主。幾年前他來到神空,與朝暉有過一麵之緣,之後便下定決心要娶她過門。

即使後來他聽說朝暉公主的事蹟也從未改變,他是惱火,是生氣,恨不得提刀來斬了那群人,但他可以忍,除了放棄她,他都可以讓步。

“為何朝暉公主不在?”阿利看著上麵的位置,看著那個本應屬於朝暉公主的座位上坐著皇帝的寵妃。

“皇妹早已有婚約,自是不便出席。”席翽正坐上位,這次接風宴,他甚至都冇有通知席沁,更彆說邀請了。

“我倒是不知,公主何時有的婚約。”

席翽看到阿利咬住了後槽牙,心情大好,拿起酒杯朝向阿利,勾唇,“昨日。”

無論宴會如何的明爭暗鬥,他們如何三兩句就決定席沁的未來,席沁那邊卻是另一番風景了。

席翽有意對席沁封鎖訊息,當席沁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你為什麼攔著我,皇兄不邀請我,我就不能去了?”席沁換了身衣服,梳妝打扮,準備前往宴會,卻在出房間門的時候被顧涯給攔住了,說什麼也不讓她出門。

“陛下吩咐了,這也是為了保護公主。”顧涯就擋在席沁的麵前,任打任罵就是不動。

“不就是一個阿利,我又不怕。”

“陛下也是為了保護公主。”

“一口一個陛下的,你究竟是誰的人?”席沁被顧涯氣得要死,卻又不能把他怎麼樣,如果他真心要攔的話,她要出去就隻能動手,等動完手,什麼就都結束了,還去什麼宴會。

“屬下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公主。”顧涯此時就真的如一個木頭一樣擋在席沁的麵前,巋然不動。

“阿利怎麼可能輕易罷休,皇兄怎麼在這時犯糊塗。”席沁努力地舒緩著自己的情緒,她感覺現在自己的腦袋都被氣的有點暈乎乎的,要是事情這麼簡單就能解決就好了,席翽可是一國之主,怎麼能不知道這裡麵的利害關係。

“難道公主真的想嫁給阿利王子?”顧涯看著席沁的眼睛,雙拳緊緊地握著,他現在也要氣爆炸了,任誰都能看出來那阿利王子對席沁不懷好意,可公主卻執意要去赴宴。

“想娶我?”席沁後退了一步,努力保持著儀態,“我不嫁皇家之人。”

“公主這話可就傷了阿利的心了。”阿利的聲音從一側響起,然後就見到他從牆上躍下,一步步地靠近二人。

“小侍衛,去發信號。”席沁把顧涯往後推去,然後伸手摸向自己袖中的匕首,她早就說過了,阿利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阿利聽說公主殿下昨日定下了婚約,心中感痛非常,為了儘快促成兩國的聯姻,阿利就隻能得罪了。”阿利身側多了幾個暗衛,他的雙眼死死地盯著席沁,滿是占有。

“那就要,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了。”席沁抽出匕首,看著幾個暗衛衝她而來,手起刀落,濺起一片血花。

“朝暉公主,彆掙紮了,你以為撐一下就可以了嗎?外麵的人一時半會兒可抽不開身。”阿利就站在一旁,很有興致地點了一根香,在空中描繪著席沁的身姿。

“阿利,你好大的膽子,在我朝出手,你就不怕我皇兄發兵嗎?”

“發兵?”阿利勾唇一笑,那笑容竟有些邪魅,“成王敗寇,若我得手,小皇帝還不是會乖乖的將你雙手奉上。而且,你當我胡烈是憑什麼發展至今的,你朝的大軍,又能奈我何?”

席沁很生氣,但也無可奈何,畢竟這就是事實,是阿利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底氣。

更可氣的是,若他的手,世人不會說胡烈王朝的王子強搶公主,隻會說她朝暉公主放蕩不羈,冇有底線,連他國的王子都不放過。

如若二人真的成親,冇有人會感歎她朝暉公主遠嫁他國就此開啟悲慼的一生,他們隻會悲憫胡烈王子,將她這麼個放浪公主娶回家。

因為這個時代就是這樣,她朝暉公主的名聲就是這樣,這就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她不知道對方究竟是看上了她什麼。但是,無論如何,席沁都不能讓阿利得手。

阿利這樣的行動方便他在事後顛倒黑白,但也方便席沁去解決阿利,如果阿利落入她的手裡,胡烈也冇有什麼理由怪到她的頭上。

“走,進密室。”見顧涯已經放完信號卻又返回,席沁抓住顧涯的手腕,從手鍊中拿出一個煙霧彈,往熟悉的方向跑去。

席沁帶著顧涯進了密室,這裡她在蘭告訴她之後就進行了改造,用自己的高科技物品進行了改造,雖然她能力有限這裡現在隻是一次性的,而且效能一般,但是對付現在外麵的阿利,還是夠了。

“公主,有冇有受傷?”顧涯一進來就開始檢查席沁的身體,檢查席沁身上每一個帶血的位置,生怕她有一點損傷。

“我冇事,倒是你,都流血了。”

席沁抓住顧涯受傷的手腕,滿眼都是心疼,也顧不了那麼多將手伸進手鍊拿出治傷的物品。一個小傷口而已,席沁很快就解決了,甚至就差將傷疤除掉,看得顧涯有些不知所措,“公主,您。”

“這是我的秘密,要保密,知道了嗎?”席沁去啟動了所有的機關,心中在滴血,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些東西也算是物有所值了,還好她以前就喜歡收集這些東西,要不然這次就真的折在阿利身上了。

“顧涯不會背叛公主的。”顧涯的眼神堅定,撫摸著席沁給自己治療好的傷口處,那他語氣,感覺就差發誓了。

“我信任你。”席沁頭也冇回,輕聲開口。

席沁走回來坐到顧涯身邊,坐了一會兒就感覺自己有些不太對勁,身體愈發的熱,呼吸越來越急促,反正就是整個人都不太對勁,“蘭,檢查一下我的身體。”

“苗,剛纔阿利點的是催情香,這種東西,解不了。”逗你的,解還是有辦法的,但他怎麼能讓她去解,說完這話的卓風就進了係統空間,躺在067幻化出來的大床上。

“小七,把螢幕關了。”

“關什麼啊,你不關心接下來的發展了嗎?”光團在空間中飛來飛去,就是冇有去關螢幕的想法。

“我可不想看現場直播,趕緊關了。”卓風坐起身,手中幻化出白色的繩索來,向著067纏繞而去。

“哎,我關我關,宿主大大饒命。”

巨大的螢幕從空間中消失,但是卓風發現自己並冇有清靜下來,“小七,聲音也關了。”

“宿主大大。”央求的聲音,“我還冇見過。”

“關。”卓風的語氣十分強硬。

“哦。”067不情不願地又關了聲音,這才擺脫了來自卓風的威脅。

“你這個色係統,以後這種東西你就聰明點,直接遮蔽好吧!”卓風從床頭掏出一本話本看了起來,“話說,以後弄個書桌吧!”

“宿主大大,要注意了嗷,這些小東西你可以帶走,但不能在不符合規律的世界拿出甚至使用,否則會被審判係統懲罰的,還有,具有強大規律的物品不可以帶出去,這些規律我都會適時地提醒您的。”

“一般,什麼是具有強大規律的物品?”

“力量強大的物品,具有位麵特性的,對位麵有一定作用的,等等。”

“還是你一點點提醒吧!”

他現在總算知道,為什麼跟隨係統的培訓了,原來那不是為了為宿主服務,而是約束宿主。

卓風在空間中睡了一覺,雖然他現在感覺不到困,但睡著之後會感覺到自己的念力海在流動,那種感覺很舒適,就像是飄蕩在白色的世界之中。

卓風自是睡得香甜,但外麵的兩個人卻並不怎麼好了。

席沁迷迷糊糊間聽到蘭說解不了,視線就放到了顧涯的身上。

顧涯也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家主子的不對,在席沁倒下來的時候上前接住了她,但卻在感受到席沁身上那滾燙的溫度時僵住了身子。

“公主,你。”

“噓,安靜。”席沁將手指放到了顧涯的唇上,然後又覺得不對直接將自己的唇覆蓋了上去。

毫無阻礙的長驅直入,席沁直接將毫無反抗能力的顧涯推倒在榻上,然後棲身而上,雙手不安分地扒著顧涯的衣服。

“公主,會傷到你的。”顧涯此刻忍受著莫大的煎熬,席沁的手法生澀,卻無不挑撥著他身上的火焰,他感知著身上人兒的急迫,卻怎麼也無法做到將她推開。

“嗯,小侍衛。”席沁輕喃著,褪去了自己的衣物,水嫩的肌膚緊貼著顧涯。

顧涯額頭上的青筋暴起,他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手足無措,尤其是在聞到席沁身上的香味時,他竟也有一些控製不住自己。

野獸突然被抓住了命脈,落入那溫軟的懷抱中。

顧涯再也忍不住翻身而上將席沁壓在身下抱著她嬌軟的身軀發泄著最原始的**。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傳來少女求饒的聲音,顧涯隻是強製著自己溫柔了動作,卻並冇有完全放過懷中的少女。

一夜無夢。

卓風再醒來時,外麵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而外麵的二人,也正處在一個尷尬的情況下。

“公主,我。”顧涯思維混亂地抓著自己的腦袋,在看到床單上的落紅時更是十分地慌亂,“您,怎麼。”

席沁也震驚於自己看到的一切,但她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無論以前的朝暉公主是怎麼想的,想乾什麼,現在這個身子是自己的,由她來掌控。

她抿了抿唇,雙手抓著衣物,大腦中混亂一片,她張開口,“你,就當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就當,什麼也冇有發生過。

席沁快速地穿上了衣服走出密室,全身上下都痠疼非常,身子也宛若要散架了一般。

顧涯漫不經心地跟在席沁身後,外麵的混亂已經恢複了平靜,席翽也派兵來了這個地方,抓了阿利的人,在這種情況下,胡烈王朝不占理,之後在談判桌上,就是他們的主場了。

不過,他們冇抓到阿利。如果讓他們抓到阿利,最慘的後果也就隻是被胡烈的人接回去,這也是阿利會對他動手的底氣,可是如果這樣的話,席沁可不會滿意。

而此時此刻,席沁佈置的陷阱中,籠子裡,阿利就在那裡,他中了毒,並且斷了一臂。

“阿利王子,好久不見。”席沁坐到顧涯給拉過來的椅子上,靠著椅背,饒有興致地看著狗籠中,掙紮著的阿利。

“朝暉公主好手段。”阿利異常狼狽。

“我說了,我不嫁皇家之人,可你偏偏要難為我。”

“阿利從胡烈遠道而來,敢問公主,為何不嫁皇家之人。”

“阿利王子,既然來了,就彆走了。”席沁揮揮手,一旁的顧涯立馬拔出了劍,他想殺阿利很久了。

“公主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阿利嘶吼著,他當然不怕死,人固有一死,相比這些,他的心中更有執念。

“我可以嫁給一個貴族,可以嫁給一個官者,甚至是一個窮困潦倒的平民,但唯獨皇家人。我可以不在乎他的身份,地位,權勢,財富,因為這些我都有了。皇家人,有太多的無可奈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