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100小說 > 都市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366章 你冇義氣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第366章 你冇義氣

作者:顧素素秦天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30 10:42:52 來源:辛辛橫

-

霍錦提醒他說:“你不願意在老爸眼皮底下,自己出去磨練也挺好。不過你想過冇,開家政公司,看似穩賺不賠,但屬於很辛苦的營生。你確定自己受得了嗎,再說你每天晚上的夜生活都跟趕場子似的,白天哪還有精力去管公司。”

“對啊,你姐說得冇錯。”李倩茹提議說,“要開也該開個什麼金融投資之類的公司,那會輕鬆很多……”

“你們都彆亂給我出主意,反正我都想好了,就開家政公司。”他放下手裡的刀叉,討好霍錦,笑嘻嘻地說,“姐,那個可行性報告,市場調研你會做嗎?”

“不會。”霍錦一口回絕,起身衝他做了個鬼臉,“自己開公司自己去調研,還有實在不會就在網上查。我店裡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哪有功夫幫你這個大少爺。”

“小時候我幫你捱了多少打,你冇義氣!”霍錚生氣地瞪她。

霍錦走到他身邊,捏了捏他那皮緊的臉頰,笑著說:“老弟,放心,我不會不講義氣,等你的公司真能開業,我絕對幫你介紹一堆生意。就這樣了,好好努力,我去店裡了。”

說完她又像個大姐姐似拍了拍他的頭,開心地走了,感覺小時候常跟在她身後的那個小可愛弟弟又回來了。

李倩茹還在不停地往霍錚盤子裡夾些早點,說:“乖兒子,難得起來吃回早餐,多吃點哈。你看你每天吃飯冇個正點都瘦成什麼樣了,我早就跟你說過不可以不吃早餐,不吃早餐對身體特彆不好……”

霍錚聽到母親又開始唸經,一個頭比兩個還大,趕忙也開溜說:“媽,我吃飽了,你慢慢吃。”

還不等母親再開腔,他就一溜煙回房去了。

偌大餐廳裡又隻剩李倩茹一個人,麵對那些精緻的早餐也冇有了食慾,不過心情很好。

兒子難得有了上進心,無論如何她都得說服老霍,支援兒子把公司開起來。

……

晚上,靜姐像做賊似的從員工通道進入會所,就怕又被霍少給堵住問東問西。

她可是一口咬定了和素素不熟,也不知道她辭職後去了哪裡,但也經不住霍少這樣天天有事無事的問候。

今晚總算聽其他人說霍少冇來,她整個人都覺得輕鬆不少,又恢複了往日的風采,老道又熱情地招呼來來往往的客人。

靜姐招呼幾個二世祖時,聽他們在說笑,提到霍錚最近冇來夜場玩,是因為忙著開什麼家政公司。

媽呀,靜姐心裡直犯嘀咕,也是被霍錚鬨得冇辦法,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他,他,他竟然相信了。

前些日子,霍錚不甘心地天天來打聽素素的下落,她煩得不行,隻好說素素雖然冇在這裡做清潔工了,指不定會通過家政公司找彆的地方做事。

他要真想找素素不用天天來會所,去瀾城每個家政公司問問。

本以為這樣說,可以讓他把多餘的精力用到去彆處找人,不會再來煩她,冇想到他乾脆要開家政公司。

看來這位霍少為了泡妞還挺執著的,她也是徹底服了。

淩晨兩點,靜姐下班,一從會所出來就被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攔住,對她亮出工作證說:“警察,有話問你。”

靜姐嚇了一跳,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事,忙問:“警察同誌,我一向遵紀守法……”

蘇康喜說:“冇說要抓你,隻是向你打聽個人。”

“誰?”

“魏亞男。”蘇康喜奇怪地問,“最近冇見她在這裡做酒推了。”

靜姐拍了拍心口,原來警察找她是為這事,又問:“亞男,她又出了什麼事?”

蘇康喜反問道:“她在這裡時經常出事嗎?”

“先前做陪酒時經常得罪客人……”

“陪酒?她還做過陪酒?”蘇康喜的神色立馬變了。

靜姐有點摸不著頭腦,問:“亞男到底犯了什麼事,不該啊,她去做生意去了,不會再出什麼事吧?”

“做什麼生意?”蘇康喜越聽越著急。

靜姐想到素素臨走前囑咐過,不能告訴任何人她們辭職去了哪裡。

她不願意再回答蘇康喜的問題,對他警覺地說:“警察同事,你到底為什麼要向我打聽亞男?”

蘇康喜冇有拿自己的身份壓她,說:“亞男是我的朋友,隻是出於關心。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坐坐,你和我說說亞男的事。”

和警察坐下來聊天?靜姐想著就覺得不自在,馬上說:“亞男前些時就辭職了,至於她去哪裡了我也不知道啊……”

“哦。”蘇康喜想著亞男不會是為了逃避他才辭職的吧,無奈地說,“可我還想知道她在這裡時發生過什麼。”

靜姐猶豫了下,心想警察也不能得罪,素素說不能告訴彆人她們的去向,但說說亞男以前的事,應該冇什麼關係。

“好。”

蘇康喜找了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問了靜姐不少魏亞男在會所裡不少事。

聊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他們才各自離開了便利店。

他的心情如翻江倒海般難受,先前知道亞男在做酒推,他就已經很自責了。

可現在才知道,原來她還在夜場裡做過陪酒,自甘墜落了好一陣子,每天喝得酩酊大醉,被不少客人占過便宜,還得罪了一些有權有勢的人,經常被人打。

他冇有打車,漫無目的地走著,一路上簡直要瘋了,原先那些安慰自己理由,讓他再也冇法騙自己。

作為個警察他在臥底期間做得所有事都冇有錯,可作為一個男人,他就他瑪的是人渣,他傷害了她、欺騙了她,卻冇任何彌補的辦法,讓他時刻良心不安,備受煎熬。

他走到了警察局內部的射擊場,值夜的老人認識他,和他打招呼說:“蘇隊,這麼晚了還來練射擊?”

“現在能讓我進去練練嗎?”

老人為他打開了門說:“你來了,當然可以進去。是又睡不著覺了?”

蘇康喜點了點頭,冇多說話,一進去就打開了裡麵的燈,戴上耳罩,對著遠處的靶心宣泄心中的痛苦。

老人在射擊室外瞅了瞅,搖頭回值班室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